不限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东平网>小城趣事 > 【探索发现】一段刻骨铭心的红色记忆——“接山镇山神庙村”
【探索发现】一段刻骨铭心的红色记忆——“接山镇山神庙村”
2015-05-12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1095 次 字体:  我要投稿

          一个真实的故事

        ——曾经是八路军后方医院的山神庙村



我很骄傲,我的家乡是东平县接山镇山神庙村。也许人们并不知道这个藏在深山中的小小村落,但它却有着一段无比光荣的革命历史——70年前,它曾经是八路军的后方医院。

山神庙位于东平县东北部与肥城市交界处,这个仅有百余户人家的小村,群山环绕,风光秀丽,北东南相连几十里长的山脊,勾勒出东平与肥城的分界线。东山的红叶树,南山的柏树林,都像是挂在蓝天下的风景画,使小山村给人以世外桃园的感觉。一年四季,白云在这里驻足,流水在这里弹琴,野兔跳跃于草丛,山鸡鸣唱于岭巅。村头老槐树下的石碾犹存,柴门外如太湖石一样玲珑美丽的石礅上拴着静卧于夕阳的黄牛,还有那酣睡的小狗……,小村古朴而宁静,悠然而自足,好像是童话,又好像是梦幻。

然而,就是在这个地方,在这方圆十几里的空间内,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许多惊心魂魄的故事。与我村相邻的徐坦村,是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香山战斗遗址,那一仗,我抗日武装消灭了日伪军30多人。另一个相邻的常庄村,曾是八路军115师陈光代师长和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的指挥部所在地,陈、罗首长曾经在村内一个普通的院落里,召开会议和指挥战斗。村东、南相连的山峰是肥城的肥猪山和岈山,莫看山名似乎欠雅,那可真是一座抗日名山。发生在1939年5月的陆房战役,就是在这里进行的。当年,日寇五千余人包围了八路军115师师部和泰西地委机关及我抗日人员三千多人,他们妄图仪仗优良的武器把我抗日军民一举歼灭。在陈光代师长指挥下,115师686团的两个营占领了肥猪山和岈山的制高点,通过一天一夜生死搏斗,歼灭日本鬼子1300多人,5月11日夜,终于成功突出敌人的包围,在山神庙村东南的山岭上向西转移,第二天,安全到达无盐村。这一仗,成为八路军以少胜多,反败为胜,歼灭日军的典范战例。

山神庙村群山环绕,似乎与世隔绝;环绕的山间多幽洞大窟,易于隐蔽藏身。村里虽然没有发生过战事,但周边战事频发,所以这里正好成为一处安置伤病员的理想场所,这种天然优越的环境,被八路军首长们看中,遂成为八路军后方医院的选址。

我的堂叔周茂贵,1926年出生,早年曾参加儿童团。据他说,那时村里进进出出都是队伍上的人,有不少穿白大褂的。村里伤病员多的时候达40多人,全部分住到农户,谁家房屋宽敞一点,就收留一个伤员,村民们知道这些挂花的人,都是因为打鬼子才负的伤,对他们很是敬重,全村的人轮流护理。平时,伤员们在村里各家吃住,情况紧急时,就把伤病员抬到山洞里,留下护理人员,然后垒石头伪装封上洞口,做好记号,晚上,便从预留的通气口里送饭、送药,伤病员们有时在山洞里藏十多天,从没有被鬼子汉奸发现过。全村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山洞,这些山洞便成了保护八路军伤病员生命的最安全的病房。村里的徐兆英老奶奶,是一位1938年入党的老党员,当时任村妇救会会长。有一次,敌人来扫荡,她让伤病员和后方医院的医生全部藏进山洞里。自己天天冒着生命危险,假装到山上割草或者采花椒,给洞里的伤病员们送去棒子面粥和窝窝头。那时的生活极其困难,村民们家里但凡有点粮食或者地瓜干,都磨成面粉,送给伤病员吃,而自己宁肯吃野菜、树叶、草根。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一批批伤病员住进村里,一批批伤病员伤愈归队,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住过,已难以记数。堂叔说,有一年,仗已打完了,有个隐藏在树上打鬼子的八路军战士想跳下来,不料树一动被鬼子发现了,一枪打在了这战士的腿上,战士急忙向村里跑来,笔者的老爷爷知道后,迅速爬上山坡,找到这个战士,脱下褂子,包裹好枪伤,把他背到山洞里,外面垒上几块石头,悄然离开。等天黑下来,便把这个负伤的战士抬到了家里,报告给后方医院为他治伤。这位负伤的战士很年轻,家住山西,他的伤势沉重,必须截肢。那时麻醉药奇缺,为了保住生命,只能硬硬地做手术,截掉了一条腿,小战士疼痛难忍,嘴里咬着破衣服大哭。令人十分心疼,又十分敬佩!

对不幸牺牲的战士和伤病员,乡亲们也都尽可能安葬好。东平四区一位姓牛的区长在陆房战斗中牺牲,夜里村民们把他抬回来,用门板做了付棺材,送到其原籍安葬。堂叔说,我们山神庙村埋葬烈士的地方有四处:村西头有4位烈士,后来迁走了三位;村的西山头有11位烈士;猫山前埋着一位;猫山后埋着3位,其中有一位是指挥员,当时没有木质棺材,是用两个石牛槽合扣作为棺材下葬的。

山神庙村,是一片光荣神圣的土地,也是一片用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地!

那些幸存的战士们,没有忘记这片土地,没有忘记亲如骨肉的乡亲们。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从山西来的客人,专程到村里找村民李连太感谢当年的救命之恩。原来他是当年的一位八路军战士,在村西寨门外站岗放哨时,突然发现从麻子峪山头上那边过来了一伙日伪军,当时通知村里伤病员们转移已来不及,战士立即对敌寇鸣枪,同时向村里报警。敌人的枪弹打中了这位暴露的战士的腿部,村民李连太发现后,赶忙跑上前去背起这位哨兵躲进玉米堆隐藏,使战士得以脱离危险。战士伤好归队,但始终不忘李连太救命之恩,几十年铭记在心。从部队转业后,亲自来村里找老人致谢。惜李连太老人因生活贫困,去闯关东谋生,竟未见面。后方医院的院长姓秦,有的喊他秦股长,解放后在长清医院工作,到村里也来过几次。还有一位后方医院的孟姓女护士,原籍肥城安临站孟寨子村。医院撤离时,这位女护士因缺衣服,穿走徐兆英老人的对襟褂子,后来她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朝鲜战争结束后,与任职团长的丈夫转业到安徽工作,经常给老人有书信往来,1962年到村里看过老人一次,回去后还给她寄一些生活食品,她在信中说“这个对襟褂子她将永远保留着”。对牺牲的烈士们,人们更没有忘记,村支书赵明鑫说:“虽然山地和山林都实行了承包,但是,这些烈士们的坟头、山洞和牛槽棺材却保存的较为完好。每年清明节,都有从外地来的人,到山洞口前和猫山后上供、烧纸、祭奠。村里有小学的时候也组织学生为烈士们扫墓、献花。”

弹指一挥间,七十年岁月消逝,历史已经走远。然而,英雄们创造的那些悲壮故事,乡亲们以纯朴、善良、对革命理想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而谱写的那一页光辉历史,人们是不应该忘记的,那段金子般的岁月里,蕴涵着多少应该引起我们深深思考的社会与人生的矿藏啊!记住这个红色的港湾吧——山神庙。(周庆明)


已有 0 条评论网友评论
您尚未登录或者权限不够,暂时无法评论。
热点新闻
Top10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