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东平网>诗歌美文 > 旧县的粉条
旧县的粉条
2019-02-25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436 次 字体:  我要投稿

  前几天回老家祭祖,婶子知道我爱吃家乡的白菜炖粉条,就专门给我做了一道白菜炖粉条、豆腐、肉。热气腾腾的粉条菜,端到桌子上,喷香扑鼻,让我馋涎欲滴、胃口大开,把一大盘子菜吃了个精光。吃着地道的家乡粉条菜,把我的思绪带回了粉条兴盛畅销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老家旧县,是驰名中外的粉条之乡。以久煮不烂、清香可口、食法多样闻名全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脱贫致富的热潮也在家乡兴起。家乡的土地又多是丘陵山地,很适合地瓜的栽培和生长,一般亩产在四五千斤,有的地块亩产达到六七千斤,为粉条的加工制作提供了天然的有利条件。

  那时,每到秋天以后,开粉坊、做粉条的就开始忙碌起来了。他们要提前养好缸,做好粉条使用的发酵“老面”,就像我们做豆腐,往豆汁缸里放卤水或石膏一样,以便地瓜打成碎沫以后,好凝固成型。然后,再把盛地瓜粉的上百个大缸全部洗刷干净,再在太阳光下晒干晒透,就等着到地瓜收刨季节的到来。

  下粉条,和面是关键的第一道工序。先把适量的白矾和地瓜淀粉用开水烫一下,制成面芡,再倒入所需淀粉,用温水和面,有时两三个人一起参与,用力搅拌,和成的面团要松软不沾手,像烙饼用的一样。面和好了,负责漏粉的老师傅等大锅里的水烧开了,用双手挖起一捧面,放进漏瓢,左手握瓢,右手用力敲打漏瓢边缘,一根根粉条从瓢的小孔里流出来,落进开水里,锅边的人拿着一根长竹竿拨动着粉条,看粉条从锅底泛起,赶快捞出放进旁边盛满水的小缸里,负责最后一道工序的人把粉条在冷水里过滤后,一圈圈盘起,挂在手腕上,再穿在粉杆上。地瓜成了粉条,完成了它的终极变身。

  特别是到了冬季地瓜收刨完毕、粉条已经晒干、开始销售的季节,各个粉坊的热闹光景达到了极致。每到傍晚,全乡处处灯火通明,打地瓜的机器轰鸣和人们的欢声笑语的嘈杂声相伴相随,响彻整个夜空。前来购粉条、装粉条的大车小辆、成群结队、川流不息,家乡成了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旧县的粉坊,不仅使粉坊业主发了财,还让全乡很多农户发了财、脱了贫。记得1985年,我当时在航运公司上班的月工资是80元,一年也超不过1000元。那年冬天,我妻子在一家粉坊里做了一个冬季的短工,100多天的光景,收入就达2500多元,超过我2年的收入。粉坊还助推和带动了家乡的餐饮业、住宿业和其它农副业的发展,在家乡的农副业发展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旧县粉条,驰名中外、誉满四方。旧县粉条已经畅销祖国的大江南北,甚至上了北京、上海、广州、青岛、沈阳等地星级酒店的餐桌。就是我们这些原籍旧县、居住在异地他乡的旧县人,每次到外地的饭店、酒楼就餐时,都要点上旧县粉条这道菜。每次回老家,我都要带回几袋旧县的粉条馈赠亲朋好友,让他们分享旧县粉条带来的健康和享受。

  旧县粉条,像一根永扯不断的风筝线,牵连着我的心,让我不能忘怀故乡的特产和恩泽。(侯家赋)


已有 0 条评论网友评论
您尚未登录或者权限不够,暂时无法评论。
热点新闻
Top10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