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东平网>诗歌美文 > 孙庆浩 痴情文学梦的耕耘者
孙庆浩 痴情文学梦的耕耘者
2018-12-13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293 次 字体:  我要投稿

  在我县诗坛,在清河畔景,有这样一位字曰梦痴、号曰乡野居士的花甲老人。当你看到他时,他或许在疾书,或许在采风的路上;当你看不到他时,他定会和《诗词鉴赏辞典》在一起,定会和发表的诗歌在一起。他就是我县接山镇退休干部孙庆浩。

  踏上文学长征44年来,他痴痴筑梦、苦苦逐梦、孜孜圆梦,共有近4000余首诗词出炉,结集出版两卷《梦痴诗词》,一草一木,一砖一石,一缕风,一片云,一弯月,一溪水,一叶舟,一游鱼,一飞鸿,皆入诗词。可以说,人世间能够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万事万物无不撷于笔下、揽于书中。

筑梦于特定时代——

从联中生到大学生

  “在上世纪的‘文化大革命’中,家里没有电灯,煤油灯也不能常点。原因是煤油奇缺,全部是凭票供应。为了偷偷点煤油灯,没少挨了父母的责骂。”时隔半个世纪,回忆起这段难忘的求学经历,他至今怏怏不乐。

  1953年,他出生于沙河站镇廖村一个世代书香家庭。受家庭的影响,曾有四代为师,其曾祖父孙璠为清己酉科拔贡、候选直隶州州判,一生从教;中华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前后,祖父孙印华一直在时称城关公社任教;父亲孙洪涛先后在沙河站、州城、新湖、老湖等地教学;踏着先辈的足迹,他在教育战线奋斗了14个春秋。耕读传家久、文章济世长成为这个文化世家传承的家风。

  关上一扇窗,另开一扇门。1974年11月,他苦读9年从廖村联中毕业。回忆在学生时期,此时,正是有书不能读、有学不能考的时代。是放弃萌生的诗人梦想,还是孜孜追求?此时,因历史原因,学生时期,他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参加社会活动,可恰恰为他创造了偷偷读书的机会。凌晨,他早早起床不是读书,就是写诗;为了节约煤油,夜晚他爬上屋顶借着月光辨析唐诗宋词习以为常。他先后通读了《四大名著》《四世同堂》《茶花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20多部书籍。在4年的农村生活期间,无论是挖厕所、造土杂肥,还是收集小便、浇麦田、翻地打场、锄草收割,虽然生活异常艰辛,可追求文学艺术的梦想未曾泯灭,且与日俱增。1974年创作的《沉思》《浇地》等诗歌,正是他不甘向命运低头的写照。参加工作后,他先后拿到了中师毕业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大专毕业证书,实现了人生的三级跳,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逐梦于改革开放——

从小学讲台到执教大学

  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1978年,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他有幸来到了东平一中工作。新的起点、新的征程、新的作为,重新点燃了他的人生追求,思想上更加成熟,工作、学习、创作三不误。至1992年间,他接过了祖辈的教鞭,在时称州城镇牌坊小学、梁村小学等校任教。随着实践的积累、文学素养的提升及社会各界的认可,2008年至2009年,他走上了华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的位置,主讲社会经济学、社会人力资源管理等课程,均获得所在大学及学生的一致好评。

  在充电方面,他对古典文学、现代汉语、诗词曲赋等国学经典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这样对记者说:“用如饥似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总有看不完的书、背不完的诗词、查不完的字典、解不完的困惑、捉不完的火花。”

  实践证明,自学之路并非轻轻松松、敲锣打鼓。诗歌创作上更是难上加难。虽然心潮澎湃,但总不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意像,更不用说循规蹈矩了。

  在困惑中奋起,在逐梦中奋进。在东平县教师进修学校两年的学习期间,他克服了起点低、底子薄的劣势,与时间赛跑、与对手比拼,深知一个特殊年代的联中毕业生与上世纪80年代的高中生竞争是何等的艰辛,个中滋味只有经历的人才能真正懂得什么叫不易、什么叫辛苦。在取得中专学历之后,他找回了自信,重拾了梦想,一路高歌、风雨兼程。经过3年苦读,1993年6月,他幸运地通过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取得了泰山学院教育管理大专毕业证书。与此同时,他擅长以诗歌咏物言志,钟情山水,在几十年学习研究创作实践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承、效、循、歌”的创作理念。承,即古诗词绝律之风骨;效,即新诗词散体之自由;循,即国语标准音之韵律;歌,即祖国家乡山水之大爱。2013年7月,《梦痴诗词》(第一部)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2017年5月,《梦痴诗词》(第二部)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有数百首诗歌在《中华诗词》《孔雀台》《山东石油报》《老干部之家》《今日东平》报等媒体发表。2015年4月,《献给可爱的你》荣获《作家报》九龙峪杯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优秀奖;同年,《咏菊》荣获美丽中国诗词大赛二等奖;《无月的星空》荣获“东方美”全国诗联书画大赛银奖,《颂太平》《安然》等荣获2015年“天籁杯”第十二届中华诗词大赛金奖等。

  回顾自己的诗词创作历程,他向记者透露了取名梦痴的由来:“那就是追求文学梦、追求国学梦。”这是一个长达44年不敢说出的名字,这是一个长达44年不敢说出的梦想,这是一个支撑人生豪迈的灵魂,这是一个梦寐以求、毕生追求的夙愿。

圆梦于不忘初心——

桑榆未晚 为霞满天

  花开花落催人老,春去秋来四季回。从学者为师,天经地义;从不学无术,何以为人;从联中生到大学生;从小学讲台到执教大学;从响应下海创业,南下广州、跑深圳,北上京津、北戴河,靠实力走上泛亚科技有限公司(美国独资)财务主管兼办公室主任……他将一个个不可能变为可能,将一个个梦想照进现实,让梦痴这个名字一鸣惊人、实至名归。

  退休不忘追梦,人老痴情更浓。因为追梦,人生退而不休;因为追梦,心灵返老还童。近年来,随着社会对文学形式需求的不断提高和群体的年轻化,他自觉将日趋成熟的旧体诗词创作陆续转向新体诗词的创作。写东平的山、写东平的水、写所感所悟,总想用年轻人喜欢的形式来感染他们、教化他们,引领他们爱国、爱家、爱人、爱山水、爱飞禽走兽、爱一草一木、爱赋予人类的地球村。他除了吟诗填词赋曲、拈长短句外,还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从东平湖移民避险解困工程到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到黄河滩区迁建工程等,处处留下了他和诗友采风的身影。他先后创作出《满庭芳·颂移民避险工程》《赞致富带头人》《走进八里湾》等数十首脍炙人口的诗歌,陆续见诸各类媒体。

  2018年9月1日,他再次穿上红马甲,参加了由虹慈公益组织的文化助力采风活动。由于他神情专一,竟然把每天定时定量服用的降压药、治疗心梗药等5种药品漏服了3种。幸亏,同为老师的老伴及时发现,电话联系后送到即将出发的车上,进行了补服,否则后果可想而知。在“中国好人”王炳兰家中,他向王炳兰赠送了《梦痴诗词》第一、二部。王炳兰表示继续发挥余热,弘扬正能量。通过走访村“两委”、3家村办企业,他用诗歌讴歌了新时代八里湾人的新风貌、新风尚、新气象,践行了以文化人、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宗旨。

  在9月底,全县师生朗读者活动中,作为唯一的老年人嘉宾,他重新找回了昔日当老师的感觉。作为一名曾经的学生、老师,手捧《东平湖的芦苇》,用略带沧桑、铿锵有力的表白,说出了一位老者对新生命的期盼。11月底,他与诗友发起编辑的《平湖新歌》付梓印刷。在历时两个月的时间里,他集思广益、一丝不苟,了却了一群诗词爱好者为时代而歌、唱响东平“撑杆一跃”“弯道超车”的新序曲,为之尽了绵薄之力。

  44年的爱好,44年的追求,44年的艰辛,44年的快乐。接受采访结束时,孙庆浩这样表示:追梦人永远在路上。在今后前行的道路上,愿做一粒晶莹的沙子,用全部的光和热垫起明天的太阳。并赋诗一首:“年少怀梦远,壮志未成眠;悦翰痴情在,红枫映九天。”             (方雷 图/文)


已有 0 条评论网友评论
您尚未登录或者权限不够,暂时无法评论。
热点新闻
Top10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