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东平网>诗歌美文 > 东平大地上的吆喝声
东平大地上的吆喝声
2018-12-12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97 次 字体:  我要投稿

  老家的吆喝声,你能想起来的有哪些?

  “雪糕——买雪糕——牛奶白糖哩大雪糕!”

  谁家有小孩,卖雪糕的就在谁家门口打起自行车的后撑子,趴在冰糕箱子上,不断地喊:“牛奶白糖哩、解渴拔凉哩大雪糕。”

  “西瓜——甜子哩。”

  一位老人清脆悠长的吆喝声。那时,西瓜是切成小块来卖的。谁要是买半个西瓜抱回家喝,会引来众多羡慕的目光和一声叹息:“不过日子。”

  “小鸡咾——买小鸡咾——”

  卖小鸡和卖牲口在我小时候是大宗交易,都是不收现钱的,叫赊。敢赊给买家,叫信任;能赊到货,靠信用。由此可见,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香油果子哩——卖香油果子哩又来了——”香油果子也就是油条。

  “收纸箱收书本用不着的塑料纸——旧铜旧铝旧自行车……”

  “换——挂面啵——换——挂面啵——”挂面在那些年也是奢侈品,热挂面碗里飘着油星和葱花,闻起来香,喝起来更香。如今,挂面成了方便面式的日常饮食,一懒得做饭了就说:“喝碗挂面算了。”

  “磨剪子来——戗——菜刀”,这声音多出现在秋冬季节,尤其是年底。

  ……

  还有货郞鼓、豆腐梆子、铜锣等吆喝的替代声。

  乡音沉重的吆喝声,满满的儿时记忆。

  小时候,冬季的早晨,常常被小商小贩的吆喝声惊醒。尤其是那“梆梆梆”的梆子声,那是卖豆腐的来了。从梆子声的节奏音质和轻重缓急的韵律上,能听出卖豆腐的是来自哪个村的谁谁谁。半天敲一下梆子的慢性子是三里庄的胖子,梆子敲得声声急的是西金山的瘦高个。卖豆腐的梆子声、换洋针及大米花的货郎鼓声、打香油的铜锣声……正是这些大街小巷吹奏着的生活律动,让乡村更富有烟火味。在被窝里欣赏这长长短短的吆喝声也是一种享受。

  如今来到县城混生活,还是特别喜欢那些沿街叫卖的小商小贩的吆喝声。那是我内心熟悉的甜美乡音,也浓缩着我不变的乡愁。我认为那是民俗风情文化中的一部分。

  “磨——剪子来——戗——菜刀”,铿锵有力中略带沙哑,粗重低沉却极富有穿透力。这是一位年迈的老人。家就在县城附近,从事这行当一辈子了。家中子孙满堂,都过上了不错的生活。后辈们也都不让他再干了。老人说:“放不下这手艺。”每到冬季,特别是将近年底的时候,老人特有的吆喝声就飘荡在县城的大街小巷,预告着人们:春节就要到了,请做好过年的准备!

  老人干起活来煞有架式:他劈腿呈骑马状跨在凳子上,自诩骑得是日行千里的赤兔马,磨得便是青龙偃月刀,手捏捏刀背,眼眯看刀刃,在那里计划着从何处开始磨。一般磨刀有粗磨和细磨两道工序,粗磨在砂砖上进行,细磨则在油磨石上进行。

  家用菜刀时间长了刃部即钝,就需要戗薄,说句文话叫锋利,俗话就叫“快”了。戗菜刀很讲究,先要看刀口,钢是软还是硬,硬的要用砂轮打,软的用戗刀抢,然后完了再用磨刀石磨。戗刀的工具是一根尺把长的铁杆,两头有横扶手,铁杆中间镶一把优质钢的戗刀,用它将刀的两刃刮薄,再磨锋利。说得通俗些,这把戗刀,就是个铁刨子。也有的工匠用手摇砂轮代替戗刀,省力,薄厚均匀,但这位老人说:“用砂轮磨刀刃,刀身遇热退火,会减弱钢性。”刀铲削完了,就在磨刀石上磨。一面磨一面往刀上淋上清水。磨刀人磨一阵,就用手指在刀刃上轻轻刮一下,又眯着眼看看刀锋,只需一根烟功夫,就改变了面貌。他还把松动的刀把重新箍紧,将刀身上的锈迹全部清理干净。老人介绍说:“磨得好不好看刀口,刀口是一条直线,刀口上面有一条黑线,才算好。”

  磨剪子。磨剪刀还是挺有难度的,至少比磨刀要难些。剪子是两片,磨时剪刃与磨石的角度、剪子中轴的松紧,都有相当的关系。剪刃两片合在一起后,刀尖对齐、松紧适度,紧而不涩、松而不旷。用破布条试验刃口,腕臂不叫劲,轻轻一剪,布条迎刃而断,方合规格。一般人自己磨菜刀,也能磨快,但磨起剪子来,则多少要有点窍门,虽然用不着什么力学、数学,可您磨出的剪子,剪东西肯定打滑。这位老人磨出的剪子,虽达不到小说里写的“吹毛立断”的神奇效果,但将刃口放在指甲上,只需轻轻推一下,定能削下一小片指甲来。当他把磨好的剪子与菜刀交还给主人时,那脸上每一条皱纹里都蓄满了笑意,这笑叫做成就感。

  东原大地历史悠久,文化底韵丰厚。“磨——剪子来——戗——菜刀”,这一句富有生命力的吆喝声,不知道在东原大地上飘荡了多少年了。可惜的是,随着远去的童年,这吆喝声也渐去渐远了。

  “豆浆热豆浆”这一句是咱东平话,紧接着,便是东北话的一句“东北风味绿豆糕”,反复多次,一直是这样,一句东平话,一句东北话,这吆喝声也便有了独特的风味。老板是在东北长大的东平人,脚蹬三轮车,从早到晚,沿街叫卖。这吆喝声主要在汇河街和金汇街飘荡。公园广场上游玩的、在路边等公交的,都是听到吆喝声便开始摸零钱,等零钱找到了,三轮车也便来到了跟前,豆浆五毛钱一听,绿豆糕一块钱一块,既营养又实惠!当有人买时,吆喝声便停了,老板笑眯眯地和顾客聊上几句,随后骑上三轮车,伴随着吆喝声悠悠然地向前方蹬去。“豆浆热豆浆”东原乡音,“东北风味绿豆糕”东北话,此起彼伏。

  近十年县城又出现了一种熟悉的吆喝声,“暖——壶——暖——壶胆——不收——现钱”,暖壶保温不保温只有用了才知道,不收现钱表示诚意。其实不给现钱的人很少,因为现在暖壶的生产技术提高了,运输条件改善了,合格率100%。

  小商小贩、贩夫走卒,自古有之。随着商业现代化的发展,传统的小商小贩越来越少,熟悉的吆喝声也大多仅存于记忆中了。

  远离家乡的游子,一踏上故土,最能引起他鼻酸的,往往是那耳熟能详的乡音——小商小贩的吆喝声。      (李宽)


已有 0 条评论网友评论
您尚未登录或者权限不够,暂时无法评论。
热点新闻
Top10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