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东平网>诗歌美文 > 我经历的计划生育30年
我经历的计划生育30年
2018-12-12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155 次 字体:  我要投稿

  计划生育是我国现有的7个基本国策之一(这7个基本国策分别是:计划生育、男女平等、环境保护、对外开放、水土保持、节约资源、合理利用土地及保护耕地)。

  我对计划生育的认知始于1988年冬天。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的我们,在某个清晨,由高年级同学带领,排队穿梭在村子里,嘴里冒着浓浓的白气,响亮地喊着计划生育宣传口号:“计划生育,人人有责”“计划生育光荣,超生全家可耻”……当时围观的大人很多,有的是看热闹,有的脸上露着怯意和不安,因为家里有正怀孕的妇女,似乎并不太确定是不是超生。那时的农村,刚开始全面实行计划生育,似乎没来得及详细宣传政策,人们只是被告知计划生育是一件很严重、很要紧,必须无条件遵从的事情。那几年,村子里陆续有婶子、嫂子被乡村干部劝说着,甚至强拉着去流了产。

  后来,到县计生局工作后,我才知道到当时的政策背景:1984年5月10日至1988年7月20日,山东省委《关于二胎生育政策的暂行规定》明确了照顾生育二胎的“十六条”,且要求生育间隔4年以上;1986年2月13日省委、省政府《关于农村独女户实行有间隔地生育第二胎的决定》规定,凡农村独女户、母亲年满30周岁者,允许生育第二胎;1988年7月20日,第七届省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山东省计划生育条例》,以地方法规的形式确定了生育政策。那些被要求甚至强制带到医院引流产的妇女,正是不符合当时的生育政策的。

  我家对门邻居四奶奶(她家辈分高)就是这样的情况。在第一个女儿一岁多的1989年,四奶奶又怀孕了,并不符合母亲年满30周岁的生育政策,最终被动员去引了产。过了几年,四奶奶按政策取得准生证,生下第二个女儿。四奶奶有时候会遗憾那当初没有生下来的二胎,更欣慰终究合法生了两个女儿,因为两个女儿很孝顺,二女儿更是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学教师,成为她的骄傲。再过几年,到60岁的时候,她和四爷爷便可以每月领取计划生育奖励扶助金;如果当时违反政策抢生二胎,这个奖励就落空了。

  因为从小喜欢识字,我对计划生育宣传标语也比较有印象。除了记住上世纪80年代末比较强硬的标语,还记得1992年到乡里上中学,随处可见的是“朋友,你实行计划生育了吗?”“计划生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这样的内容。到了2000年前后,刚刚参加工作,我注意到计生标语就换成了“男女平等、女儿也是传后人”“禁止非医学需要选择性别终止妊娠”。2002年,我考上县计生局的公务员,随后更是具体从事计划生育宣传教育工作。这10多年,计生标语又改为以落实奖励政策、倡导优生优育、关注生命健康为主了。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计划生育工作的发展轨迹:从上世纪80年代带有计划经济痕迹的生育强制、严格控制人口过快增长,到上世纪90年代对计划生育的依法管理、实现低生育水平,到21世纪初的稳定低生育水平、统筹解决人口问题,再到如今的计划生育转型发展、生命全程服务,以及自觉实行计划生育家庭的奖励。

  从前我对计划生育比较有印象的另一件事是妇女查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49周岁以内的已婚育龄妇女被要求必须按时查环查孕,每个人每次要交5元查体费。那时候我们那个山村农民的收入都很低,这每年几次的5元查体费是个不小的负担,对一些不会骑自行车的妇女来说更是一项身心负担,需要丈夫或者别人用自行车带着去乡镇计生办查体,很耽误干活。我的父母一直是遵规守章的人,总是安排好地里的活和父亲打零工的时间,用上半天的时间,父亲带着母亲去乡计生办查体。除了查体,第一次对孕期保健有印象大约是2000年,本家一个侄媳妇如愿怀了二胎,在怀孕大概4个月的时候,到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孕保,发现胎儿明显畸形。虽然引产是含泪做的,但更是庆幸及时终止了这次有严重缺陷的怀孕,按县、乡计生服务站医生的指导服用叶酸等制剂,两年后顺利生下健康可爱的二胎宝宝。

  我从事计生工作的2002年以后,《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相继实施,查体变成免费的,越来越多的育龄妇女会骑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甚至开汽车,查体变得很容易,对及早查出一些妇科疾病的妇女来说是幸运的一件事。2003年起,县、乡计生部门更是组织起技术服务人员,直接把包括妇科在内的基本体检项目送到各村,对体弱病残的妇女,还上门服务。这个做法得到当时国家人口计生委的关注、赞许和推广。2004年5月,全省计划生育优质服务工作交流现场会在我县召开,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赵炳礼、副省长王军民先后来我县调研和指导。时光流转到2010年以后,计生服务的重点之一——优生优育工作更进一步,除了免费提供叶酸,在农村和城区,逐步实施了免费孕前优生检查项目,向计划怀孕的夫妻提供多项免费孕前优生检测服务。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二孩生育政策后,免费孕前优生检查得到育龄夫妻的大力欢迎。2018年8月起,准妈妈怀孕到三四个月,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就能检测好几种染色体异常,近3000元的费用大部分由政府“买单”,个人只需承担200元,助力东平人生育健康聪明的东平娃。

  “计划生育”的概念始于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在部分地区试点提倡,70年代末全面实施。1982年,党的十二大把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我国现行《宪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第四十九条规定,夫妻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

  39岁的我,和祖国的改革开放一起长大。作为一名从事计生工作16年的党员干部,对于计划生育的30年认知,可以说是从最初的上世纪80年代强制推行、生育政策不断调整,到上世纪90年代的依法治理、生育政策趋于稳定,再到21世纪初的优质服务,再到2015年的全面实施二孩政策、计生工作转型发展。特别是2006年起,计划生育奖励扶助政策全面落实,对农村合法生育一个子女或两个女孩的夫妻,年满60周岁后每人每月给予50元扶助金,以最好的方式说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当初听党的话、自觉计划生育的人们。目前这项扶助金已经增长为每人每月80元了。对独生子女伤残、亡故的家庭,政府则分别给予每人每月480元、610元的特别扶助金照顾。我认为,计划生育的发展历程,是符合我国各阶段基本国情的,是服务并促进着我国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是有利于家庭和个人全面、长远发展的。(张荣芳)


已有 0 条评论网友评论
您尚未登录或者权限不够,暂时无法评论。
热点新闻
Top10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