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东平网>东平文化 > 寻访崖居部落
寻访崖居部落
2017-12-08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521 次 字体:  我要投稿

  仿佛,我听到了远古的声音,一条拐杖撞击着弯弯曲曲的石板路,那个声音由缥缥缈渺到如洪钟大吕般在我的脑海中荡漾。
  仿佛,我又回到了深山野岭之中的一个小山村,淳朴得让人心迷,纯净得让人心醉,就连狗的吠叫声都那么纯粹。
  我不止一次地从这个小村庄路过,每当路过的时候,都会被它依山傍水的地理环境赞叹不已,也会对它沿街那些优美而独具一格的壁画感到新鲜和好奇。但是,每次都是那么匆匆太匆匆,虽然有着无比的好感,却始终没有走进它,也因此而无法了解它真正的内涵和韵味。
  今年的十一长假期间,因各种出行的计划被迫搁浅,百无聊赖的我忽然想起了有那么一个所在。听说这几年它有了很大的变化,也听说这些年它正在被开发搞乡村旅游,不知道此时的它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带着打发时间的心情,也带着那么一丁点儿好奇。我们一家三口开车驶上了通往崖壁部落——旧县乡浮粮店的路。
  十月的东平湖是一年最美的季节之一。车子在滨湖大道上就像一条银鱼穿梭在碧波荡漾的湖水中。湖中波光粼粼,湖上芦苇飘香,环湖的山峦宛如一个个青螺不规则地静卧在这一湖碧水旁。这样的天、这样的景、这样美的地方,让我忽然产生了一种美就在身边、又何必劳神费力远游的慨叹。就在这样的目不暇给和舒畅中,一个小山村却已经随着一个湖边的小山峦豁然映入眼帘。
  小村庄面湖依山而建,从湖上看,就好像一个挂在山上的村庄,又宛如一颗镶嵌在湖边的珍珠。滨湖大道穿村而过,大多数人家的大门口都朝向湖的方向。让人感到新颖的是,路边几乎所有人家的墙壁都被粉刷一新,几乎每一面墙上都有被画家手绘成的各种各样的图案。有山水景观的,也有与时俱进文化一类的,还有着介绍当地历史和特色之类的。整条村庄面湖一侧的墙壁完全就是一个琳琅满目的画廊,不但让人不时驻足细细品味,而且还能领略到艺术之美、风光之美。这样的村庄,似乎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都让人瞬间可以产生一探究竟的冲动,都让人感觉它不知还可以给予人多少美妙和惊喜。
  在村边看向湖中,湖水纯净安然,静静地,缓缓地从村庄跟前环绕而过,远处是满目苍翠的芦苇,还有闪着银光的宽阔的水面。水面上游弋着一群一群的鸭子,嘎嘎嘎嘎地畅快地叫着;天空中不时有几只飞鸟盘旋,时而俯冲向下,时而冲上高空、飞向远处,刹那间便没有了踪影。湖面上,三个大大漂浮着的粮仓,上书着“浮粮店”三个大字,似乎在告诉人们该村的来历,又似乎在讲述着一个遥远却带着传奇的故事:历史记载,南北朝时期,南朝宋文帝元嘉八年(431年),南朝大将檀道济领兵讨伐北魏,大战30余回,连连获胜。正当宋军挥戈挺进到历城(今山东济南市郊)时,魏军以轻骑兵偷袭了宋军的后方基地,烧毁了粮草,致使宋军缺粮断炊,烧鼠而食。魏军乘势掩杀,情势十分危急,只好准备退兵。但此时宋军又有人降魏,将宋军缺粮的事告诉了魏军。如果魏军追击,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欺骗魏军,掩护撤退,檀道济急中生智,采用了一个“唱筹量沙”的妙计。他命令几十名士兵在夜间将少量的米覆盖在沙子之上,一边用斗不停地量着沙子,一面大声报着数字。魏兵侦察人员发现以后,以为宋兵粮食有余,害怕陷入埋伏,没有敢乘势追击。并且认为投降的人谎报军情,将其斩首。檀道济遂带着南朝宋军安然撤退。“唱筹量沙”成为檀道济军事生涯的一大亮点而被传颂至今;而浮粮店则因为是“唱筹量沙”故事的发生地而得名。这个真实的历史故事,霎时便让浮粮店有了一层更加迷人、更加神秘的外衣,吸引着人更加热切、羡慕的目光。
  在村子边上,道路内侧,有一个木制、古朴的牌坊式建筑上,赫然写着“崖居部落”四个金色大字,似乎从另一个方面在告诉人们这个村庄的另一种特色所在。但怎么个崖居法,没见过还真没有那么真切的感受。村子除了滨湖大道以外,在村边往上看去,就几乎再也找不出一条宽敞的道路。村子因为依山而建,几乎所有的道路都是那种弯弯曲曲的胡同和一道道石阶组成的山路。小路也就一米多宽,脚下由细细碎碎大小不等的青石铺成,两边是一两米高由青石构成的不规则的墙头,这些墙头弯弯曲曲、弯弯绕绕一路向前,构成了一条条独具特色的石头胡同。那些伸手就可以触摸斑驳的青石似乎就是一种历史,也好像有着一种魔力,瞬间,很多儿时的记忆、远去的乡愁似乎一下子被拉回到眼前,我的脑海中早就没有了那些车水马龙和灯红酒绿,只有这么一段段散发着山野气息和远古气息的石头胡同在氤氤氲氲陪伴在我的周围。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静止得我听得见自然的心跳;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呼唤,那是一种来自自然深处最神秘的声音和呼唤。街口清风拂面,心情酣畅而惬意。脚步轻轻踏在古老、光滑而又幽静的青石上传来寂寞的回声,那一刻,我真的有些迷离了,我真想迷恋在这种静谧和古朴之中,再也没有了喧嚣和繁闹,让心灵也如同深秋的天空,变得澄明而高远。
  一个胡同连着一个胡同,几乎所有的胡同都是这种青石板路和斑斑驳驳闪着古老光芒的青石围墙。而在胡同的两边,不规则地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民居,这些民居全部由青石砌成。很多民居就建在了大青石之上,有的则建在了岩壁之上。这让我一下子体会到了为什么这个小村庄被称为“崖居部落”的原因。由于交通不便,很多民居现在已没人居住,人们大都去大路两边盖了新房。有的民居虽然破落了,但那种古朴的韵味似乎却更加醇厚,总在不经意间吸引着人们探索的目光。沿着胡同往上走,透过胡同边上的墙,掂着脚翘望,下面有一户建在一个石板上的人家。女主人正在院子中翻晒着什么。与她攀谈,她告诉我,她在这里已经住了几十年了。她说,虽然交通确实不太方便,但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清幽和清清爽爽的空气。她说,住在这里,时间长了,人会很平静也会很舒心。
  也许,习惯了钢筋水泥城市的人们总想找一个让心安定的场所,也许整天匆匆忙忙的快节奏总想让人找一块可让心短暂休憩的田园,享受一种慢生活。就是这样一个近乎落后、闭塞的山区村落,终于有一天被有心之人发现了它的价值所在。一个乡村旅游的精品点正在这里徐徐展开。一条条小巷被重新整理了,除了整洁却看不出现代的痕迹;一个个民居被重新修缮了,带给很多人旧时老家的亲近感。而那些石磨、碾盘、牛槽,矮小的窗户、古老的门板、长在石缝中的树、用乱石堆出的墙、散发着点点红光的酸枣,还有偶尔的鸡鸣狗吠,似乎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纯净得没有一点凡尘的世界,一个古朴得的没有一点花哨的世界,一个悠远得可以穿透历史的世界,一个让心可以回归、可以安定的世界。
  坐在一家建在民居房顶的农家乐之中,东平湖的烟波浩渺和满目青翠尽收眼底,一阵阵湖风、一阵阵山风交替着吹着,让人很自然地沉迷和沦陷了。在我的眼中,这山、这水、这村、这景,已经浑然一起,成为了这东平湖畔绝无仅有的山水画卷,而我的思维却也随着这样的景致越飘越远、越飘越远,宛如进入了一个无我无他的世界,只让心洗涤着、晾晒着、清新着、悠远着。(王庆海)

已有 0 条评论网友评论
您尚未登录或者权限不够,暂时无法评论。
热点新闻
Top10阅读排行